首页 »

塔吉克斯坦的救场,丝绸之路的音乐碰撞

2019/8/14 9:38:17

塔吉克斯坦的救场,丝绸之路的音乐碰撞

迟来的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的艺术家迟到了。虽然他们不用像古时候骑着骆驼沿丝绸之路跋涉,但来参加上海之春的路途仍然一波三折。

 

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爱乐卡姆巴坎民族乐团一行22人,原定乘5月8日的飞机,不料航班取消。于是他们借道哈萨克斯坦。但当他们辗转乘长途汽车赶到阿拉木图机场时,却被告知航班也被取消了。直到5月10日上午,他们才得以出发,中午到达乌鲁木齐。没想到,飞往上海的航班延误了。当他们终于抵达上海音乐厅,已经是5月11日晚7点25分,离开场只有5分钟。这时候,原定5月12日演出的塔吉克斯坦艺术家们,已经准备好登台救场。

 

19点30分,演出准时开场。哈鲁洛·达多波耶夫民族打击乐团和巴兹莫洛民族舞团带来塔吉克斯坦古老而独特的音乐和舞蹈。吉尔吉斯斯坦的艺术家们赶紧进入后台准备起来,其实,许多人已经在从机场到音乐厅的大巴车上画好了妆,调试好了乐器。

 

20时,卡姆巴坎民族乐团终于登上了舞台。一登台,时差、长途旅行的劳顿、在飞机场滞留48小时的疲惫全都消失不见了。15种吉尔吉斯斯坦特有的民族乐器亮相,明晰的节奏,独特的音色,充满表现力。今年60岁的吉尔吉斯斯坦国宝级女歌唱家萨拉马特·萨迪科娃带来歌曲《吉尔吉斯的土地》。歌声纯净悠扬,将人们带到帕米尔高原。萨迪科娃告诉记者,这首吉国已故著名作曲家阿帕斯·扎奈科夫的作品,在1989年经萨迪科娃的演唱而流传,成为吉尔吉斯斯坦的“非官方国歌”,在许多重要场合和仪式上都会被唱起。近几年,萨迪科娃几乎每年都会来中国。2007年,上海合作组织第七次峰会在吉国首都比什凯克举行。那一年,萨迪科娃和卡姆巴坎民族乐团第一次来沪进行交流演出。这次来上海,萨迪科娃感叹:“上海的变化真大啊!”

5月11日晚,上海音乐厅,迟到的吉尔吉斯斯坦艺术家登台表演。唐天琪 摄

 

救场的塔吉克斯坦

 

在30分钟的救场演出中,塔吉克斯坦哈鲁洛·达多波耶夫民族打击乐团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首席演奏家哈鲁洛演奏了一种古老的手鼓。这种手鼓由木头、动物皮、和金属环组成,有超过2000年的历史。

5月11日晚,上海音乐厅,塔吉克斯坦巴兹莫洛民族舞团演员登台救场。唐天琪 摄

 

这种手鼓是塔吉克斯坦最流行的民族乐器之一。哈鲁洛告诉记者,关于手鼓有个传说。许多年前,在沙漠里的商队常常带着动物皮制成的水囊在丝绸之路长途跋涉。有一次,一个商队喝干了储藏的水,人们在烈日下精疲力尽。水囊被晒干变得僵硬,有人不小心碰了一下,便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于是人们有节奏地击打起水囊,远处的商队听到这声音,送来水解救了商队。哈鲁洛所演奏的手鼓便由此演变而来。

 

哈鲁洛今年38岁了,因为父亲也是手鼓演奏家,他出生就开始学习手鼓。

 

手鼓非常难学,有许多复杂的传统节奏,需要在音乐学校进行15年左右的系统训练,才能基本掌握。再经历许多年的演奏,才能进行自由自在的即兴表演。

 

哈鲁洛摘下结婚戒指,向记者示范了一段手鼓演奏,他的手指非常灵活,手上全是老茧。哈鲁洛告诉记者,会演奏手鼓的人,什么样的打击乐器都能玩!哈鲁洛·达多波耶夫民族打击乐团表演曲目丰富多样,常用的乐器包括还有塔布拉鼓、腰鼓、高脚杯鼓、非洲鼓、康佳鼓等。

 

除了哈鲁洛和他的打击乐团,塔吉克斯坦来客还有巴兹莫洛民族舞团。舞团在著名编舞魁尔邦·科勒夫的指导下创立于2008年,拥有12名舞者。他们擅长跳沙士木卡姆(Shashmakom),塔吉克语可直译为“六个木卡姆”,包含六种基本的节奏,表演时可以加入不同的即兴节奏。这是伴随古老的木卡姆音乐而跳的古典舞,许多舞蹈造型来自于3000年前的壁画。舞队的队长魁尔邦告诉记者,沙士木卡姆最早是苏丹宫殿的宫廷舞。舞蹈动作复杂而专业,舞者需要经过长时间严苛的训练,曲目大多讲述古老的传说。

 

实现完美救场之后的塔吉克斯坦艺术家可没法闲着,演出完休息一晚立刻进入筹备。5月12日晚,他们再次登上上海音乐厅的舞台,带来更盛大精彩的塔吉克风情。

5月12日晚,塔吉克斯坦巴兹莫洛民族舞团再度登台,带来他们的正式表演。 蒋迪雯 摄

 

丝绸之路的音乐碰撞

 

因为飞机的延误和塔吉克斯坦的救场,促成了两个中亚国家的音乐使者们在上海之春同台,让观众感受到了丝绸之路沿线不同国家的音乐碰撞。而丝绸之路的音乐碰撞正是本届上海之春不同于以往的最大特色。

 

本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推出的51台演出中,有多台“丝绸之路”主题音乐会。

 

除了邀请丝绸之路沿线的音乐使者来上海,本届上海之春还有三场“丝绸之路”主题原创音乐会上演。5月3日上演的《海上新梦X——“丝路畅想”管弦乐、声乐新作品音乐会》,汇集了徐孟东的交响变奏曲《丝路流韵》、温德青的交响合唱组曲《黄土地之歌》、夏良的管弦乐《西部风情》等原创作品。这些作品来自作曲家们常年深入边疆少数民族采风获得的灵感,让人们在音乐中感受丝绸之路的风土人情和历史变迁。5月3日同时上演的还有大型音舞诗画《木卡姆印象》,集中表现维吾尔族传统文化的同时,也体现了“一带一路”沿线多元文化交融的成果。5月10日,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师们还带来了交响乐新作音乐会《“一带一路”之声》。

 

在吉尔吉斯斯坦音乐会上演的当天,由赵季平、景建树等加盟主创的《海上丝绸之路——广东民族乐团音乐会》同时上演。艺术家们在横跨中国西安至东非海岸的广袤空间上大胆探索,呈现了海上丝绸之路的旖旎风光。广东民族乐团的音乐家们表示,希望能多和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丝绸之路沿线的音乐家进行深入的音乐交流。

 

“中亚系列音乐会”的最后一场,哈萨克斯坦国家民族乐团专场演出5月15日将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5月17日,哈萨克斯坦的音乐家们还将与上海民族乐团的艺术家们一起开工作坊,进行更深入的碰撞。5月18日,还将有伊朗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德黑兰交响乐团带来本届上海之春的闭幕演出。

 

在这些交流与碰撞中,上海之春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探寻一条新的,文明的线索,音乐的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