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据说这个小东西今年将普及,但99元和1999元的差别在哪里?

2019/8/14 9:38:17

据说这个小东西今年将普及,但99元和1999元的差别在哪里?

“Alexa,把灯关了。”“天猫精灵,今天天气如何?”“小度小度,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这样的询问将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生活中,因为“Alexa”、“天猫精灵”、“小度”都是智能音箱的名字。它们能够播放音乐、回答用户的各种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们正承担着各种人工智能产品“总开关”的功能,包括操作家用电器。所以,智能音箱也被称为“人工智能生活的钥匙”。

 

自从亚马逊发布智能音箱Echo以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推出了类似产品,价格也从数千元至几百元不等。最便宜的莫过于去年“双11”时做促销的天猫精灵,直接从499元的定价“跳水”到99元。换句话说,入手智能音箱的门槛已经很低。

 

但也有不少智能音箱的开发者坚持“一分价钱一分货”,比如苹果的HomePod定价349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268元)、百度的raven H定价1699元。价格差距如此之大的智能音箱,到底有何差别?

 

智能音箱迎来爆发期

 

语音音箱的背后是语音交互技术,它作为人工智能技术的一项落地应用,从去年初开始就越来越热,在今年的CES上更是热门中的热门——比如第一次参加CES的谷歌,就把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作为重中之重。最早推出智能音箱的亚马逊,也强调语音助手“Alexa”的广泛应用。这两者都有各自的智能音箱,亚马逊是Echo,谷歌则是Home。不过,在智能音箱的基础上,两家企业加大语音交互技术在其他领域的落地。

 

在CES上,这两大互联网巨头几乎还起了正面“冲突”:谷歌宣布Google Assistant将支持所有采用Android Auto(直译:安卓自动)软件的汽车;亚马逊则宣布Alexa将登陆丰田2018年部分汽车的仪表板,这恰恰是谷歌一直在争取的平台。

 

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推广语音交互技术时,更强调让普通人感受这项技术的便利性,所以智能音箱及具备智能音箱功能的其他小家电种类非常丰富。比如,百度在CES上发布了最新版本的语音交互平台DuerOS,包括汽车、家居、娱乐等不同领域的合作方都可以利用这一平台让自己的产品“听懂”用户的命令并进行回应;而在展会现场,百度更注重的还是那些日常生活中可能用到的设备,包括智能音箱、家用监护设备、智能投影灯等。

 

对此,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认为,智能音箱是语音交互技术的一个起步应用,通过普及这个产品,能够让更多的用户、开发者了解语音交互可以做什么。虽然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来自不同企业的智能音箱,但市场的大幕才刚刚打开:“一方面,从技术角度来看,智能音箱其实是语音交互产品的一个最小集合,因为它就是一个麦克风和一个喇叭。另一方面,智能音箱现在最大的挑战是怎么能打造一款用户体验比较好的、有口碑的、每个人买回去之后会推荐给别人的音箱,因为现在整个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不是一个充分竞争的环境。”

 

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陈丽娟也认为,智能音箱是IOT(物联网)时代的起点,人们通过语音控制不同的IOT设备,但整个市场才刚刚起步。她透露说,目前用户通过天猫精灵语音声控IOT设备的日均使用数量达到30万次,而且这是在“双11”发货速度比较慢、用户陆续拿到产品的背景下的结果;这意味着,如果100万天猫精灵用户全部开始使用智能音箱、以及有新的用户参与其中,智能音箱的使用率、以及它们连接的物联网设备将迎来新的爆发。

 

价格战背后的体验战

 

毫无疑问,比起使用一辆带有语音交互功能的小汽车,买一台智能音箱更容易获得普通人的认可。但面对不同品牌差距甚大的定价,到底该怎么选呢?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不同的定价背后是不同的发展策略。比如在“90后”创业者、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看来,好的体验比价格更重要。

 

吕骋一直在研究简单的人机交互方式,他带领团队开发出音乐播放器 App“乐流”:整个页面没有任何按键,但用户按住屏幕任意位置,说出想听的内容,乐流会立刻播放。这种语音搜索,支持歌曲名、歌手名、专辑名、曲风、任意一段歌词等多种指令。渡鸦科技被百度全资收购后,他担任了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并且利用DuerOS系统,推出百度第一款硬件、智能音箱raven H。

 

对于raven H不低的定价,吕骋这样解释:“任何一个新的品类,当它在早期的时候用户应该关注的是什么?我认为用户应该关注的是用户体验。正是因为这一点,我们对智能音箱的定位非常一致——我们不想打任何程度的补贴仗,我们不想低于成本去卖,我们不想给用户传达‘你买到就是赚到’这种简单粗暴的价格概念和捡便宜的概念。我们想表达的是,在这个新品类里面,我们先把最好的技术都放进去、把最好的硬件和设备的材质都应用进去,在这两者叠加中,给用户达到一个合格的产品。”

 

吕骋坦言,在为raven H定价时,团队顶着非常大的压力——因为竞争对手中不乏299元、399元的产品;但他也有非常大的决心:“可以想一想,在硬件产品里,第一代产品绝对不是靠打价格战、绝对不是靠打性价比获胜的。”

 

他的这段话,让人联想到苹果的发展道路:不论是最早的音乐播放器iPod,还是不断革新的iPhone,以及最新的智能音箱HomePod,都没有走低价路线,反而比类似产品贵出一截。但是,这些产品都凭借质量和性能赢得了粉丝的信赖。而就raven H来看,其材质、造型、使用方式等,与其他品牌的智能音箱有很大的差别,这或许都是吕骋觉得能够“以质取胜”的基础。

 

不过,低价产品也有自己的发展逻辑。陈丽娟说,天猫精灵暂时不考虑盈利,而是希望用“触手可及”的价格让更多的人了解语音交互的魅力,也让更多的应用场景合作方意识到语音交互的价值。一旦形成了生态环境,那么用户和开发者都能获利。

 

业内人士则表示,智能音箱的推广其实还牵涉到一个数据收集的过程。因为智能音箱的核心技术是人工智能,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础之一,只有用的人越多,相关开发者收集到的数据才越多,从而获得修改或完善产品的基础资料。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有些企业会通过补贴推广智能音箱。这种“补贴”也可以看作企业的一种研发投入,产品也有机会在不断试错中进步。

 

真正的竞争在这里

 

智能音箱激战的背后,是人机交互技术的发展。谷歌表示,其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已经与超过225个品牌的1500多种智能家居设备合作;亚马逊则在今年CES的展台上展示了Alexa与海信电视、科勒浴室镜等不同硬件的结合。巨头们的这些尝试让人发现,智能音箱只是语音交互技术的起点,不同企业的竞争重点绝对不是某款产品的价格,而是到底有多少场景可以被智能音箱或者说语音交互技术所连接起来。

 

小鱼在家智能视频音箱既有智能音箱的特点,又有家庭监护的功能,这次也作为中国企业代表,参加了CES。小鱼在家创始人宋晨枫说,15年前他在微软工作,研发的产品是X-Box,“当时这个产品的愿景之一是变成人们智能生活的中心”;15年后,随着一批智能音箱的崛起,他认为自然语言交互的初期消费者教育已经达到了效果,企业要做的是如何在更多的场景中发挥语音交互的价值。

 

他说,小鱼在家的产品主要切入以老人、小孩为核心的家庭场景,这是一个细分市场,既需要有可靠的人工智能技术支持,又必须充分掌握目标消费者的实际需求。从这个角度看,仅仅有一台高性能的智能音箱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而是需要语音交互技术的提供方与合作伙伴一起,给出更加精准的解决方案。

 

陈丽娟则认为,智能音箱的竞争既有产品本身层面的——语音识别是否准确、提供的功能是否全面,也有连接层面的,即智能音箱到底能连接多少设备且能否顺利连接。要知道,智能音箱既然是智能生活的钥匙,那么能否连起各种应用场景成为一个关键问题。

 

她说,在目前智能音箱的连接操作中,往往需要用户先下载一个APP,然后将这个设备连上网,然后再和智能音箱配网,整个过程是非常烦琐。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天猫精灵率先推出了一个基于蓝牙mesh net的物联网连接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可以帮助局域网内的不同设备相互发现对方、相互自主联网,就像如今人们用蓝牙连接手机和耳机那样,“不需要再下载APP,智能音箱就能与其他智能产品连接起来,再成为它们的控制中心。”

 

在陈丽娟看来,这种基于蓝牙网络的连接只是智能音箱在“连接大战”中的一个起点,未来,需要智能音箱连接的设备和场景将更加复杂,也将需要更多的新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