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10万上海知青下乡的那个崇明农场现在咋样了?

2019/10/10 7:40:51

10万上海知青下乡的那个崇明农场现在咋样了?

地图上的“新海”,位于崇明岛的西北端,所辖范围包括原跃进、新海、红星、长征四个市属国营农场。就在这片土地上,近10万上海知青曾默默挥洒过他们的青春。

 

与上海其他社区的生态结构不同,新海镇的社区治理具有独特性:它不像老城厢里的社区,也不像海岛上其他乡镇地区。新海首先面临的课题是:如何应对二元主体的治理格局。

 

之前,这里是光明集团下属的一个农场型社区;2008年建镇之后,新海镇与光明驻地企业形成了隶属不同的二元主体,居民结构也复杂多元。

 

“不少居住者是光明驻地企业的职工,也是镇上的居民,照理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但因资产的不同权属,有些事我们想管,却不好管。”新海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杨珏的这番感触颇具共性。

 

壁垒怎么破?这颇考验当地政府的社区治理能力。

 

 

知青当年工作的厂房依然保留

 

想管却不好管的“梗”

 

杨珏的父母是新海地区的农垦第一代,她是农垦二代。生于斯、长于斯的她,对治理社区颇有心得。

 

新海社区的石板路间一度出现居民撒种的葱苗。远远望去,杂乱也影响路况。杨珏见状,买了些花盆上门赠送。花盆里种葱,好看又实用,居民欣喜受之。“我是以楼组长名义送的,居委会可不能发放花盆,一发矛盾就出来了。”杨珏强调,这不是福利,而是导引风气的宣传品。很快,几十个花盆扭转了乱种葱的局面。

 

治“种葱”易,治“养鸡鸭”却难。

 

新海居民区与长江总公司下的跃进现代农业有限公司毗邻,公司雇了不少外来务工人员,与当地退休职工前后排混居。平日双方不怎么交流,倒也相安无事。可前段时间,前排的外来居民在自家门口养起了鸡鸭,矛盾一下子爆发。

 

“我们这不是农村,是农场社区,鸡鸭怎么能这样散养?”后面几排的退休老职工有怨言了。

 

乱养殖带来的环境卫生问题很快凸显。居委会尝试去教育、劝服,可根本不管用,“今天他们说好,第二天照样又放出来。”杨珏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这里有想管却不好管的“梗”——这些职员的关系隶属公司,不归他们管。

 

解开这个“梗”的,正是区域化党建平台。去年年初,崇明新海镇党委结合本区域国有和“两新”组织多元主体现状,率先提出区域化党建工作实施意见,并由镇党委书记领衔成立镇级层面区域化党建工作领导小组,把光明集团旗下的长江总公司、米业集团和牛奶集团的党委副书记吸纳为该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共商区域化党建规划,共谋区域内经济发展良策,共担社区治理责任。

 

通过这个区域化党建平台,杨珏找到米业公司,沟通交流后达成一致,这些散养的鸡鸭不仅破坏社区环境,有时会食田里的稻米,也损害了公司利益。公司立马制定了相关的处罚措施,散养鸡鸭事件很快终止。

 

以项目化方式推行“双向认领”

 

类似环境整治的创城工作,如果进入对方“地盘”,驻地企业通常都会配合,可一旦涉及资本利益,这道壁垒并不那么好破。

 

白港新村的危房改造就是一例。因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房屋老化严重。楼里缺乏最基本的卫生设施,外墙脱落、自来水管、电线均显老化,岌岌可危。居民找公司无果,只好找政府求助。

 

 

白港新村改建前

 

按照政策,危房简屋可以申请政府平改坡等改造计划,但白港新村资产属于长江总公司,是当年分给农场职工的宿舍,因为没有产权证,性质不属于售后公房,故不在政府改造计划范围之内。“因为牵涉到大量资金,居民找公司,没什么回音;居民找镇政府,可我们也爱莫能助。”

 

每到防台抗汛时分,居委会就很紧张。台风来之前,他们要上门动员居民撤离到临时疏散地。“平时我们反映房子不好,你们不睬;现在倒主动上门,是怕问责吧!”居民挖苦道。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我们虽然是公司的职员,可也是这里的居民啊!”

 

 

白港改建房拆违

 

“因为政策缘故,想帮但帮不到,我们心里也有委屈,但这毕竟牵涉到301家居民的安全。”于是,镇里将工作重心转向协商。在区域化党建平台的牵线搭桥下,居委、物业、居民三方组成代表团与长江总公司反复沟通商谈。数月之后,佳音传来,长江总公司拿出百余万元,用于白港新村危旧房改造,改善居民居住环境。看到自家的房子换了水管、新刷了墙,安全隐患终于消除,八十多岁的老陈心中窃喜,“今年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担心楼倒倒了!”

 

 

白港新村改建后

 

刚性的政策瓶颈一时难突破,而横亘在政府与企业间的这道壁垒在党建平台的搭桥下慢慢消弭。

 

问题对接后,双方合力互动解“难事”。以往,居民区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习惯于找政府,长此以往,各类“碎片化”问题不仅让政府疲于应对,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行政效率。“自区域化党建工作开展以来,各居民区主动对接驻区单位,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显著增强。” 新海镇党委书记樊红妹说。

 

记者了解到,新海镇以项目化方式推行“双向认领”。在联建过程中,区域化党建成员单位亮出各自的“服务”和“需求”清单,经镇区域化党建联席会议梳理汇总后初步形成“社区共治项目清单”,在各单位确认认领意向后向群众公开。

 

联建互利后,居民更买账

 

共建双方互利互助后,居民们也更加买账。

 

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下属新东牧场附近有一片特殊的居民区,那里住的都是在牧场工作的外来务工人员,约有30户100多人。过去这片居民区因为缺乏管理,周边脏乱不堪、杂草丛生,生活垃圾随处可见。居民区所在辖区的新海二村居委会也想管却插不上手,因为土地属于光明集团。这片区域就成了新海镇创城期间环境整治的一块硬“骨头”。最近,借助“区域化党建”的力量,这块硬“骨头”被啃了下来。

 

3个多月前,新东牧场居民区的住宅楼墙上挂起了“新新海人自治家园”的牌子,房屋周边的“脏乱差”消失了,居民们还现场表了决心,一定搞好环境卫生。

 

居民们态度为何会转变?“因为地方政府帮我们实现了多年的心愿。”在牧场工作十余年的汪玉江透露,由于条件所限,长期以来他们看电视只能通过卫星天线,频道少、信号也不好。在新海镇政府的牵头联系下,去年年末,电信部门完成了这个特殊居民区IPTV的安装。能正常收看电视,居民们很开心。故当地吹响“创城”集结号时,居民们这次主动响应,他们愿意为第二故乡崇明的创城工作献一份力。

 

“过去‘一无所有’到处求人的居委会,如今一跃成为'资源调配器’”。让居民区书记高兴的是,实施区域化党建,打破壁垒后,让居委会与驻区企业成了一家人,开展工作更便捷,而最终受益者是居民。

 

1月26日,上海遭遇有史以来的最大寒冬。早上5点多,杨珏就接到居民电话, “我家水管爆了,怎么办?”居委会人手有限,杨珏头个想到的就是共建单位的微信群,她试着发出“求救”信息。“本以为谁会睬我呀,没想到,发出去没多久很多单位就回应了,纷纷认领任务。”杨珏说,微信发出仅仅半小时,一群80后、90后端着脸盆来敲门,他们试着热水捂水管,不到中午水管就化冻,化解了一场危机。

 

 

寒潮天气集中送水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创城巡查中,我们发现米业公司有拖拉机停放在北沿公路边,影响道路美观,我一个电话打给公司领导,问题立刻得到解决。”

 

驻区单位也尝到了破冰后的甜头。瑞华果园举办玫瑰节、采摘节缺少安保、接待人员,镇上立刻派去志愿者;果园管理方长江总公司下属瑞华实业有限公司党支部想上党课,却苦于缺少资源,镇上便请来市、县党建理论专家;镇稳定办主动抛橄榄枝,为企业提供心理辅导、法律咨询等服务,新海镇还将公司退休职工纳入了免费体检范围。

 

(题图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