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该不该消灭“潜规则”?

2019/10/10 7:40:51

该不该消灭“潜规则”?

 

研究中国历史,吴思用“潜规则”形容“正式规章制度之外不成文、不公开的规则”。其实,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例如,加拿大社会的“潜规则”就是“确定性”。它是解码加拿大社会稳定的钥匙。

 

每个社会的制度设计有差异,但制度的管理逻辑很相似。加拿大的潜规则表明,“制度确定性”是稳定秩序的社会心理基石。无法提供“确定性”的社会和组织,难以在不确定性环境中持续创新。

 

通过下面三则“确定性”潜规则的实例,我们也许能体会“制度确定性”的重要意义。

 

飞行安全高于一切

 

乘坐加拿大航空,别指望服务,但你可以确定,有任何影响飞行安全的不确定性,它丝毫不会妥协。

 

6月9日,我从温哥华飞返卡里加里,上飞机后才了解有机械故障。3小时后下飞机,又等待2小时才得以换乘另一架飞机。换机的过程漫长,但不混乱。全飞机约200名乘客,包括中转欧洲误机的,没有吵闹,秩序井然。旅客憎恨不紧不慢的官僚流程,但也体会到加航不计成本、确保飞安的真实态度。

 

6月19日,从多伦多飞往巴西圣保罗的飞机,四小时后,在古巴上空折返加拿大,因为189位旅客中有一人没有通过安检。事后查明,该旅客经过安检后,又外出吸烟。媒体报道:一根三毛五的香烟差点引发三千五百万的飞行安危。一次让旅客煎熬的经历,但却凸显对飞行安全刻板的坚持。

 

人们一贯抱怨加航糟糕的客舱服务,但坚信加航的安全记录。在暴风雪频繁的国度,因为后者的确定性,人们长期忍耐着加航的垄断地位。

 

类似的现象出现在加拿大社会的各个方面。你可以确定,凡是涉及到价值观的,它一定不讲成本和效率;你还可以确定,凡是有关制度程序的,它一般不会理会社会情绪和民意。

 

劳伦斯舅舅归故里

 

艾伯特省的药谷市(Medicine Hat)住着一位劳伦斯·戈登(Lawrence Gordon)先生。二战时,他同名同姓的舅舅参加美国军队赴欧洲战场,后战死在法德边界,但遗体不知下落。66年后,凭借点滴线索,药谷市的劳伦斯开始了“让舅舅回家”的艰苦历程。

 

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在加拿大政府支持下,劳伦斯先去美国荣民机构查询,然后到德国二战军人善后机构对比资料,期间还要求法国政府机构的协助。几经周折,劳伦斯在德军阵亡无名将士中找到舅舅的遗骸。

 

2014年6月10日,德国军人墓地管理处为劳伦斯舅舅举行棺木回归仪式。69年后,劳伦斯舅舅终于回归故里,入葬家乡的土地。历时三年的回归路耗资数十万。关注整个过程的民众也体会一次什么叫“荣誉”、“正义”、“爱国”。

 

凡涉及价值观,不谈成本和效率。这是加拿大的又一社会潜规则。

 

什么是社会价值观?话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要被社会各阶层理解却不容易。像“劳伦斯舅舅回家”这样看似无效率、高成本的社会仪式,其实是最好的社会价值观教育。通过它,人们确定相信,国家一定会厚待为公共利益牺牲的人民。

 

赖着不走的瘾君子市长

 

像一般加拿大人的性格,多伦多做为国际大都市,却很少张扬。可是,罗伯特·福特做市长后,多伦多立即成为全球新闻关注的中心。更准确的说,被取笑的中心。上任不久,福特市长就丑闻不断。先是酗酒,后有疑似吸大麻的行为,再后就是粗秽言语。一夜间,市长成为全球的丑闻明星。

 

尽管建议他下台的呼声不断,福特市长丝毫不为所动。反对他的多伦多的市民也奈何他不得。作为民选的市长,除非有违法行为,丑闻不足以成为剥夺他市长地位的法律依据,除非当事人自愿辞职。

 

福特市长承认自己是瘾君子,并去戒瘾中心接受治疗,但坚决不愿辞去市长职务。在这个没有历史先例的事件中,多伦多市议会只能利用程序规则,限制市长的财政权、人事权、行政法规批准权;并利用程序规则,委任副市长凯里(Norm Kelly)更多的决策权。但在下一轮选举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赶福特下台。

 

6月30日,福特市长将从戒瘾中心出关。他引用安大略省的法律规定,任何机构不得在工作安排上歧视瘾君子。福特市长将重返市长办公室。

 

社会情绪和民意没有例外决定权,法律规则和程序不可以随意变动。这是加拿大社会另一项潜规则。

 

像这样的闹剧,虽让人愤怒、无奈,但却强化对程序规则的长久信任。

 

如何建立“确定性”

 

社会文化历史产生制度设计的差异。但是,“制度确定性”的管理逻辑没有变。古有 “城门立木”,商鞅利用民众对“确定性”的社会心理渴望,汇聚个体意愿,建立集体秩序。

 

利用不确定性,探索创新;制造确定性,凝聚集体意愿,这二者为管理活动须臾不可分割的功能两面。只强调一面,而忽视另一面,管理一定出状况。

 

加拿大的经验表明,可信的“确定性”不是语言讲出来的,而是在所有事关社会核心价值的活动中,人们能够感受到的榜样和典范行为。要确定价值观,就不能以效率为先。

 

可靠的“确定性”来自清晰的程序和坚定的执行过程,没有例外。印第安人酋长西雅图说,今天的例外,会成为明天的逻辑。例外制造不可靠。要确定程序意识,就不能以临时的社会情绪设例外。

 

人心惟危,道心为微。危,摇摆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慌和对确定性的期待之间。微,体现于“大道理,小声讲”,“抽象的理,具体地讲”,“复杂的理,生动地讲”。管理的精,要在于用细微的行动来经营可靠、可信的制度确定性。

 

南加大的邓穗欣教授研究发现,既然每个社会都有潜规则,那么管理的任务就不应该是消灭潜规则,而是让潜规则为显规则服务,配合包容人性的多样性和社会秩序的标准要求。